绯晴

到此为止已经无话可说,请取关。

无题 茨木新皮肤束发梗


“我的朋友酒吞童子哟!吾这样看起来怎样?”

“…你哪位?”

尽管习惯了茨木童子的缠人与聒噪,但是当他顶着一头乱蓬蓬的猩红色头发出现时,酒吞童子还真没第一时间把他认出来。于是他皱着眉露出稍显嫌恶的神色。

“头发,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不好吗?”独手的大鬼用鬼爪玩弄着自己的刘海,“这样有没有感觉和你更接近一点?”

……这个笨蛋。

“并没有,发色有色差。而且你无论从哪方面想要追赶上本大爷,还早的很。”

茨木童子发出爽朗的笑。

“哈!我从没那么想,吾之所愿,一直是被你打败,然后将这副身体交与你支配。”

“……你这家伙,不要说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茨木童子的眸子在红发映衬下亮如熔金,酒吞童子避开那对对他而言过于摄人心魄的目光。伸手挑起一缕他的红发。

“头发很乱,我帮你弄。”

“好!”

然后茨木童子就如温顺的大型犬一般在酒吞童子面前坐下,任由他摆弄。

“安定点,别抖。”

“这是挚友你在给我梳头,太激动………啊啊头皮扯得疼!”

“闭嘴。”

红发末梢打结得厉害,茨木童子这个笨蛋,除了打架稍微在行,其它事情上都笨拙的紧。一瞬间酒吞童子有种索性把这头乱毛截断的冲动,但他最后还是一缕缕用手指把茨木童子打结的发尾小心地顺开,然后拢住那把浓密的头发,束成一束。

"很好,这样看上去顺眼多了。"

但是本大爷不会告诉你我只会弄这个。

头发扎好以后,茨木童子兴奋地回头看向酒吞童子,又用鬼爪摸了摸自己的那一束马尾。

我知道你发现了什么,该死,别说出来。

所以他从背后环住独臂的大鬼。

“吾友?”

“别动,就这样呆着。”酒吞童子把脸埋入茨木的马尾,鬼王湿热的气息穿过发丝的间隙,吹在脖颈。

“一会就好。”

这种不知不觉地迷恋,真是不成样子。



——fin——


成稿和初稿改动挺大的,不要问我什么是文笔,这种东西它十年没有进步。=.=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