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晴

到此为止已经无话可说,请取关。

美丽之人(源赖光/鬼切)

BGM坂本真绫同名歌曲:http://music.163.com/song/642135/?userid=62759416 (@网易云音乐)


扭曲的我,这扭曲的段子写起来真开心(。


———————




“我把酒吞童子的手下,茨木童子的右手斩了下来。”


瘴气与妖怪之血的腥味令人作呕。一只鬼手被抛在源赖光撰写大江山退治经过的案几之前。


源赖光抬头看见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那是长着鬼切面容,外表又和鬼切大相迳庭的恶鬼,此时正冰冷地注视着自己。然而无论外貌如何改变,赖光不会认错他一手培育出的最强兵器。


“鬼切。”


源赖光说。若无其事地起身背对恶鬼取下刀架上的佩刀。利刃出鞘,寒光料峭,映出身后恶鬼的参差白发与血色双瞳。


“我加在你身上的封印松了,你记起自己是谁,现在前来取我性命。”赖光一字一句地说,转身横刀在前。


鬼答复以迎面一记劈砍,赖光持剑格挡,两把以笹龙胆为铭的名刀金铁相击,擦出火星,发出铮然哀鸣。鬼之力与人之力拉锯往来,一时之间竟不分胜负。


鬼从喉咙中发出威胁的低吼。


“气息乱了,这不像你。”赖光对白发鬼说道:“我源家的刀法里没有这种猪突的战法。”他以气力逼退鬼的侵攻,对着那鬼拦腰一记斩击。白发鬼自知不敌,退避至剑刃的范围外。


“是你这混沌污浊的妖力,还是对我赖光的怨恨扰乱了你的心智?”赖光用持刀划出一道银亮的弧光。“无所谓。总而言之,你变弱了。你杀不了我。”


鬼的低吼变成愤怒的咆哮。他用近乎撕咬的语气喊出源赖光的名字。


“赖光…”


赖光举重若轻地挡下鬼接下来的斩击。


“戒嗔,戒怒。恨我吗,鬼切?恨我利用并欺骗了你。所谓源氏重宝不过是个谎言。你和被你斩杀的妖怪本是一类,吾以禁术令汝为人类所用,斩杀同类。”


他朝着鬼的头一剑劈去,鬼来不及避开,被划伤了右眼。


“你且去恨。这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事。人与鬼,从来就没有共生的时代。要么杀戮或者被杀,要么征服或是奴役,此为你我两族之宿命。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将如此。”


鬼没受伤的那一只赤瞳流下血泪,笹龙胆的印记在其中若隐若现。鬼咆哮着发起下一波攻势,全无章法的攻击被赖光悉数挡下。


“可悲啊。忠诚与信赖被背叛,敬仰与爱慕被错付。是我一手造成你的境遇,而我最后能给你的,只有斩杀的慈悲。”


刻在鬼左眼的笹龙胆发出灼人的光芒,鬼丢下手中的刀拼命挣扎,终究抵不过契约的力量,捂住左眼跪在赖光面前。


“结束了,鬼切。”赖光双手握刀,“做为鬼,也做为我源家的刀,安分点,一会就好。我会利落地斩下你的首级。”


但他终归还是看错了他,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鬼冲破了契约的束缚,抓起地上刀一剑刺穿了赖光的身体。


赖光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血噎住喉咙,力量与生命一起从身体中飞速流逝。他想起这是由他一手培养、打造鬼切,他从来都会超出他的预期,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以前是,现在也如此。


“真是一把好刀啊……”


真是遗憾。如果你是人类,那你亦是吸引我全部目光的美丽之人,亦是我愿将真心交付的心爱之人。


但一切到此为止。


源赖光用沾满自己鲜血的手抚上鬼切的脸,划过刻下契约的左眼,以及他钟爱轻吻的嘴角。


最后的最后,让我也为你做点什么。


他把自己的身体拉进鬼切,不顾剑因此刺入得更深,赖光贴近鬼切的耳畔,轻声说道:


“你自由了。”


然后赖光用尽最后的力气,拔出鬼佩在身上的另一把刀,以和鬼刺穿自己时同样的速度,刺穿鬼的心脏,再用力拧了几下。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