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晴

到此为止已经无话可说,请取关。

旧文归档 间奏 (CP Maedhros/Fingon)

间奏Ⅱ


Maedhros已有数年没有踏上Hithlum的土地。做为王的挚友,他抵达时依然受到符合他身份礼仪的招待,Fingon的侍从牵走疲惫的马匹,他本人也在填饱肚子、洗去旅途奔波的风尘后,被王的近侍引导至Fingolfin家族的私人会客室。

Fingon现在不在。

王的近侍为他带来了麦酒和水果,恭敬地向他行礼告退后顺手带上了会客室的橡木雕花木门。Maedhros随后走向壁炉边那些铺着厚重毛皮的椅子,挑了一把自己喜欢的将身体舒服地陷了进去。

麦酒香浓馥郁得几乎可以用牙齿咀嚼。Maedhros满意地舔着嘴唇,剃刀色的眼睛以审度的目光观察打量着至高王私人会客室的装潢。

Fingon保留了他父亲Fingolfin在世时的陈设。橡木带来沉稳与庄重,精灵工艺赋予美感,壁炉、地毯,大大小小的靠垫还有毛皮保障了舒适,银蓝和钴白构成的家纹被装饰在最显眼处。与Feanor恣意张扬的虹色焰火不同,Fingolfin的徽记给人感觉宁静而安详,但当你注视它的时候,会发现在那白焰的核心,燃烧着一种执着且坚定的力量。

这种感觉就像是Fingolfin本人,而他的子嗣,Fingon、Turgon还有Aredhel,或多或少继承了这种气质。正如每个费诺里安,他们的灵魂不也燃烧着不安分的火焰?

Maedhros起身开窗,接骨木花的香气扑鼻而来,他有些贪婪地呼吸着这气息。Himring的山峰终年寒凉,他习以为常吸入肺叶的气体,满是针叶与松脂,钢铁与皮革,硝烟与杀戮的味道。

他以为自己几乎忘记了春日与花香,思绪流转,Maedhros忆起那些很久之前在Valinor,纵马飞驰后躺在圣地那些青翠碧绿的山丘,枕着绿草嗅着野花沉沉睡去的日子。

然而这场午后小憩的幻境被Ard-Galen方向吹来的风搅乱揉碎,接骨木花的香气变得浑浊,空气中混入烧灼过的烟尘的味道。任何亲眼见过的精灵与人类都不会忘记Ard-Galen苍茫广阔的绿野在倾泻而下的熔岩与火焰被点燃灼烧然后灰飞烟灭的景象。骤火之战将诺多精灵针对Angband的防线撕扯得支离破碎:Meadhros的六个弟弟失去领地,Finarfin的两个儿子Angrod与Aegnor战死,而Fingon,失去了他的父亲Fingolfin,诺多的至高王。

梵拉的咒诅言犹在耳。“汝等一切良好的行事,皆将以恶果收场。汝等将洒下无数的眼泪,梵拉将对汝等关闭维林诺,将你们阻绝在外,就连你们哀歌的回音也无法越过那些山脉。”

我们早已断绝回路。

风挟着烟尘的呼啸西去,Maedhros望着东北方被阴霾与灾厄笼罩的山峰皱眉,伸手拉上窗户。

他把注意力集中到房间中央的地图桌,Fingolfin有着在亲族聚会时讨论战略部署的习惯,当下Maedhros对此满怀感激。他用那只健全的手的手指划过镌刻在玄武岩上的贝烈瑞安德,脑内的沙盘同时开启了精密复杂的模拟推演。Caranthir和Ambrussa剩下的人马在Amon Ereb设有岗哨,有了来自Nogrod和Belegost方面的援助,他们已经逐步夺回Himland和Thargelion的土地。如果那些东来者——他们新加入的盟友证实他们确实如他们自己声称的那样忠诚可靠,他们就可以再度封锁Maglor's Gap。如此一来,Himring便可腾出手去截断Orcs从Pass of Aglon进入东贝烈瑞安德的道路。西线方面,倘若Tol Sirion的主权确实回到Morgoth的敌人手中,意味着骤火之战以来诺多精灵对Angband支离破碎的防线终于得以修复。

我们在骤火之战损失惨重,而我们的敌人也是一样。

这本是显而易见的事实,然而诺多精灵或沉浸在绝望与悲恸中不可自拔,或在Anband的猛烈攻势下无暇多顾。直至那凡人与庭葛美丽绝伦的女儿立下史诗般的功绩,Maedhros才惊觉:他们不是没有希望。

只是当下诺多的联盟分崩离析,而敌人在暗地积蓄着力量。再不重构联盟给敌人以血与火的回敬,Morgoth势必会将所有反抗他的力量逐个粉碎。

Maedhros的筹谋与计划无论是在Himring还是从Himring到Hithlum的来路上都反复推演计算过数百次,但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让他感觉到神经紧张。不安用冰冷的手指攥紧他的胃,让他产生一种类似于晕船的呕吐感。

Fingon。他用手指抚摸玄武岩表面Hithlum凹陷进去的轮廓。Fingolfin陨落,Finrod身殁,Fingon的血亲妹妹Aredhel跟随弟弟Turgon隐匿于贝烈瑞安德某处的群山,他与Meadhros

各自一度被铁与火焰组成的战争洪流所阻隔,孤军奋战自顾不暇。在Aqualonde的鲜血之后,在Firth of Drengist的烈火之后,在Helcaraxe的坚冰之后,又发生了这么多,就连Maedhros自己也无法百分百确信:Fingon还会对Feanor的家族抱有足够让他孤身前往Thangorodrim的信任与忠诚。

不,Maedhros扫去脑中疑虑的蛛网。Findekano会赞成并支持他的计划。Findekano一定会。

这时会客室的橡木门被人从外面急切地推开。

“Russandol!”Fingon的拥抱紧得让Maedhros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他的身上有接骨木花的香气,血与硝烟的味道,还有一丝……来自海洋的腥咸。堂弟将下巴抵上他的肩膀,呼出的气息搔动他耳鬓边的发丝:“Eru在上,我还以为再没有什么能转移你注视Angband的目光!”

Maedhros感到自己有些被这句话激怒,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Fingon在Maedhros试图推开他之前结束了这个亲属间的拥抱。但他还紧抓着Maedhros的肩膀,用海灰色的眼睛盯着堂兄端详了好一阵,最后扯开嘴角露出笑容。

“不管怎样,能再见到你真好,Maitimo。”

心脏被什么东西挤了一下。站在他面前的确实Fingon,但又不再是那个Maedhros熟识的Findekano。现在堂弟就在他面前,微笑着,笑得和煦又哀伤,像极了他父亲Fingolfin。

我们早已断绝回路。

Maedhros迅速找回了自己的理智。“Findekano,”堂弟此时正背对着他拿着麦酒瓶子正准备给自己斟上一杯,听到Maedhros的呼唤后他放下杯子,疑惑地转身。

Maedhros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表现得像他希望的那样热切并具备足够的说服力:“在我们喝酒吃果子的功夫,Morgoth并没有闲着。”他顿了顿。“Angband的熔炉还在燃烧,我们的人还在被他奴役……”曾经在Angband亲眼所见的某些景象让他的表情被厌恶扭曲。“而半兽人和其他邪恶依然在地洞里滋生……”

“所以你渴望另一场战争。”Fingon打断他,“复仇,夺还,血与火。”他轻轻叹了口气。“Maitimo,我们已经有太多损失,冒然行动还将会失去更多。”

这个懦夫。

没来由地,Maedhros感到愤怒的火焰自体内一瞬间升腾并支配了他全部的情绪。“你这是害怕了么?‘勇者’Fingon?告诉我!你怕了吗?在Morgoth给予我们如此多的苦痛之后,在他夺走杀死你我的父亲以及他们的父亲以后,Fingolfin的长子是否也失去了他勇气?仅凭庭葛的女儿还有一个凡人的力量,也可以从Morgoth的铁王冠上挖下一颗宝钻!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再度向黑魁首开战?”他用左手扯掉披风,向堂弟扬起常年遮掩在披风下残缺的右臂:“看着我!Findekano,我已经没有右手,但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停止和黑魁首的战斗,直至一无所有,至死方休。所以看着我!Findekano,是你砍掉我的右手又叫我勇敢些活下来继续战斗。看着我!然后告诉我!Findekano,你,难道是怕了吗?”

Fingon再度轻叹了口气。“不,我不怕。黑魁首从未让我感到恐惧。但先父在世时常教导我:‘勇敢和愚勇天差地别’。”

“做为他的继承人,Fingolfin确实把你教得极好。”Maedhros刻薄地评价到。

Fingon用他那双海灰色眼睛给了Maedhros一记锐利的扫视,提醒堂兄他方才的言论已对前任和现任至高王构成冒犯。然后他转身为自己斟满酒,一饮而尽。“Maitimo,既然你如此渴望战争。那么告诉我,我们在上一场战争中损失的兵力怎样去弥补?”

“瑙格人和东来者。”Maedhros给出他早已准备好的回答。“他们会成为我们可靠的新盟友。”

Fingon怀疑地挑起一边的眉毛。“他们同我们交往的时日尚浅,还不足以完全信任。”

“那当初Thingol和Findarato就不该找瑙格人来修筑自己的厅堂!”Maedhros反击道。“至于东来者,我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他们和伊甸人一样坚韧善战忠实可靠。或许你已经得到消息,我们把半兽人清除出东贝烈瑞安德?”

“精彩的战绩。”Fingon不带感情色彩地评价。“但是这些还不足以和Angband对抗。Doriath和Nargothrond不会再加入我们,个中缘由你我心知肚明。”

Celegorm和Curufin,这两个天杀的混蛋。

Maedhros不会就此示弱。“我已向Doriath和Nargothrond派遣使者,分别对庭葛和Orodreth致以我最诚挚的歉意,还有哀悼。”Maedhros咬了咬下唇。“若有必要,要我亲自去恳求他们的原谅与宽恕也不是不可以。”

折损些骄傲并不算什么,尽管Maedhros完全可以向Doriath的王主张Feanor家族对于Silmarils的权利。

“言语就像风,Maitimo。Thingol和Orodreth不会接受也不需要你的道歉。你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

“那我还能怎样?”Maedhros狠狠瞪向他的堂弟,自Thangorodrim归来后,他从未向任何人表现出屈辱脆弱的模样。就算是Fingon也不可以——尽管他已见识过自己更糟糕的样子。他低下头,任凭红铜色的长发滑落遮住表情。但他再度很快整理好情绪,抬头直视堂弟望向自己的海灰色眼睛。

“那就任由他们在各自的地洞里腐朽。Eru在上,Findekano,不管Turko和Kurvo做了什么,他们终归是我的血亲弟弟。”

Fingon盯着堂兄的脸看了好久,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他选择放弃。

他又一次轻轻叹了口气。“算了,我们晚些时候再谈这个。Laicahen[注1]执意带着Ereinion从海港来看我。一起去见见他们?”

Maedhros点头表示同意。

Fingon的妻子有着诺多的黑发以及高挑身材,眼睛则是属于帖勒瑞的翠绿。目光交错的一瞬间Maedhros便从那双碧眸里看到无声的谴责:天鹅港的血,Firth of Drengist的火,Helcaraxe倾轧的坚冰。

她恨我。并且这恨意不会被原谅或是遗忘。

Fingon的身影遮断了女精灵看向自己的视线。在爬满常青藤的长廊,Fingon将幼子举过肩头。阳光照亮Fingon的脸和孩子的黑发,反射出金屑般细碎的光芒。

Maedhros感觉到心脏正在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辗挤压。他知道Fingon最终会同意并接受他的计划。但他们战斗的理由却各不相同。

Fingon会为了他的国度人民还有娇妻爱子,而Maedhros则是为了三颗该死的人造宝石。

Maedhros再度看向Fingon的小妻子,女精灵站在丈夫和爱子身边,眼里全是幸福满足。

她会更恨我的。回想起方才她看自己的眼神,Maedhros阴沉地想。


——The End——


原文完成于2013年。= =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