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晴

到此为止已经无话可说,请取关。

错误消暑姿势 (cp:酒茨)

菠萝说我快把她饿死了,为了证明我不是个残酷的饼,给她投喂点肉渣子(。

TBC,依旧傲娇地拒绝打酒茨tag =.=


酒吞童子将前额的湿发拢向脑后,整了整腰间浴衣的带子。时值盛夏,夏蝉在树梢间不知疲倦地啾鸣,日光穿过婆娑的树影投下一地摇曳的碎金。添水的竹节灌满山泉水,发出一记足以惊走山间野鹿的敲击声。他来到老式和屋的客厅,看见茨木童子身着短袖T恤和短裤,抱住台式风扇在榻榻米上四仰八叉地睡得正酣。


酒吞童子不耐地啧了一声,抬脚朝茨木童子的腰间踢了一脚。化作人类形态的白发大妖从喉咙里发出猫科动物一样的哼哼声,翻身避开酒吞童子的脚可以够到他的距离,继续呼呼大睡。茨木童子这番举动让酒吞童子颇为气恼,他走近茨木童子侧卧的身体,一脚踏上茨木童子的臀部,用力将茨木童子的身体踩在脚下摩擦了一番。这粗暴的唤醒方式使得茨木童子不情愿地离开梦境之君的领地,他睁开眼,看见酒吞童子不悦的脸,咧出一个同撒在庭院里碎金光斑一样灿烂的笑容。


“挚友,你澡洗完啦!”


“要睡关了风扇进屋里睡,睡觉对着风扇吹小心面瘫。”


“妖怪对着风扇睡觉也会被吹面瘫嘛?”茨木童子迷迷糊糊地问道。


“那种事情本大爷怎么知道?快起来!别横在地上挡路。”


“不要…天好热,热死了!吾已经是一团热瘫了动弹不得的废茨了…”白发大妖拖着拉长的语调撒着娇,同时扭动身体在榻榻米上摆出一个惬意的“大”字,一副与榻榻米合为一体生死不离的架势。


酒吞童子懒得理他,跨过茨木童子的身体走进里屋。可是茨木童子猝不及防地抱住了他的一条腿。被绊倒失去平衡的酒吞童子因此颇为狼狈地摔倒在地。


“混帐东西…”


没等酒吞童子站起身,茨木童子就像捕获了猎物的八抓鱼一样缠上酒吞童子的身体,毛蓬蓬的脑袋直往酒吞童子的颈窝里蹭。 


“热死了混蛋!从本大爷身上下去!”酒吞童子骂骂咧咧地试图从茨木童子的束缚中挣脱。然而茨木童子一向是个我行我素自说自话的妖怪,酒吞童子越是挣扎,越是那样说,他茨木童子就越是要顺着自己的性子去做,这回他把蹭进酒吞童子敞开的浴衣领口,边蹭边嗅,还发出像家猫闻见木天蓼一样兴奋粗重的呼吸声。


“啊挚友真棒,洗完澡身上都是凉凉的!”


“本大爷说过了,你小子,给我,从我身上下去!”


酒吞童子颇费了些力气从茨木童子的纠缠中挣脱开,又费力些力气把不安分的茨木童子制服了压在身下,此时无论是他自己还是茨木童子都弄得大汗淋漓。这让他颇为不悦。他用右手制住茨木童子随时准备搞事情的爪子,左手惩罚性地弹着茨木童子的额头。


“你害本大爷这澡白洗了!说说看,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茨木童子红着脸躺在榻榻米上吃吃发笑: “反正待会还要再洗。要不,挚友我们做吧?”


茨木童子的额头又被酒吞童子狠狠弹了一下。“脑子给热糊了吗?还是说,”酒吞童子眼色一暗,“本大爷昨晚给你的不够?” 


带有挑衅和试探的轻吻被身下的妖怪变成又长又湿的热吻。不知不觉间酒吞童子放松了对茨木童子左手的钳制。所以在茨木童子意犹未尽地结束亲吻之后,执起那只先前钳制住他的手,将其从掌心到手背,从指尖到手腕,耐心地、细致地、虔诚地、狂热地舔舐过一遍。


“过了这么多个小时,天气也太热,没有挚友抚慰吾快死了。”他金色的眸子诚恳地望向酒吞童子的双眼,一面将酒吞童子的数根手指塞入口中,鼓起腮帮子吮吸,做出口交的暗示。


酒吞童子不动声色地抽回右手,又在茨木童子额头上弹了一下:“你可知道你的行为非常危险,茨木童子?”


“吾友啊,你难道忘了吾也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妖怪,不输于你。”茨木童子伸手往酒吞童子的浴衣下摆摸了一把,“你硬了。”

TBC

评论(7)

热度(11)